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編目作業中處理作者的幾件經驗

最近因爲處理作者的訴求,想到這些經驗可以被記錄下來。

書籍編目時所給的作者號,不論是用四角號碼還是五筆檢字法,總是要換成數字,據說有的作者非常在意作者號變成了4444,這是中國人對於諧音上的禁忌。

對於作者標目中區分使用的生年,有的作者也很在意,其實這些生年資訊都是在出版品中查得,編目員也不會大費周章去翻出作者的祖宗八代,但基於尊重個人意願,圖書館接到作者需求時,都會配合將生年資訊拿掉。只是作者也需認知,因書目共享,流傳在其他國內外圖書館目錄中已有的標目,很難ㄧㄧ修正,端賴作者自己反應給其他圖書館。

另外,有些有西文著作的華人作者也很在意自己的名字拼音。對圖書館而言,西文書目的標目使用OCLC所建的標目是最省力的作業方式,因爲無需另行建立權威紀錄,且未來進館同ㄧ作者的書目也不用持續修正。但換個角度想,名字是個人的象徵,有其特定的喜好與緣由,也應尊重個人,而非僅著重在編目作業上的便利性。雖然變更標目所衍生的後續工作還不少,包括修改權威紀錄,修改書目作者標目,還得將所有該作者的書都取回改號,不過,該做的整理還是得做,才能使目錄產生聚集的效果啊。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Zepheira 創建 Library.Link Network

Zepheira 與數個合作商如SirsiDynix, Innovative Interfaces Inc., EBSCO等共同建立了Library.Link Network, 其目的在於將圖書館的資訊如館藏, 活動等資訊, 透過鍊結技術, 在Search Engine中被查找.

圖書館中最豐富的資源是館藏, 但以MARC著錄的方式, 不利於Search Engine的曝光與使用. Zepheira是LC進行BibFrame計畫的合作夥伴, 對於如何讓圖書館資源透過鍊結技術曝光於Search Engine中, 目前圖資界正在如火如荼的討論與進行相關研究中.

然而圖書館中還有其他重要的資訊如分館資訊, 開放時間, 活動等, 也希望能透過Search Engine曝光, 進而使用. 以Google檢索為例, 在檢索結果清單下會同時出現Google知識圖譜卡(“Knowledge Graph” cards), 為使用者提供了有關這個entity如圖片, Wiki等資訊. 隨著鏈結技術的進展, 未來透過Search Engine中的知識圖譜卡再連結到圖書館的館藏, 將有可能慢慢實現. 未來若加上圖書館其他如開放時間資訊等, 並結合定位功能, Search Engine甚至可以透過知識圖譜卡提供合適或最近的圖書館資訊給使用者.

以上大概是Zepheira為何要建立Library.Link Network的原因. 連上Library.Link看了一下內容, 也只是大概的介紹, 好像需要透過圖書館自行填寫資訊, 包括是否願意曝光Catalog Content, Events and Activities, Electronic Resources, Special Collections等. 感覺上就是正在蒐集全球圖書館資訊. 好像與先前看到WorldCat Registry profile有點雷同. 但也不是很確定.

Anyway, 看到此消息, 覺得未來link data的發展真是不可限量, 很多跡象也慢慢印證將從理論轉化成實際應用面, 身為使用者的角色, 若能在Search Engine上就可以一目瞭然相關Entity的資訊,包含相關的定義, 圖片, 影音與紙本圖書資源等, 最後再連結到最近的圖書館, 知道開放時間, 看到相關圖書館活動訊息, 最後獲取館藏資源, 這一連串的無縫的接軌流程, 十分令人期待.

資料來源: Matt Enis. "Library.Link Builds Open Web Visibility for Library Catalogs, Events", Library Journal (June 21, 2016), 檢索日期: 2016/07/11